埃及翻译家雅拉·艾尔密苏里:我从文学里读懂中国

?

埃及翻译亚拉密苏里州:

“我从文学中读汉语”(人民生活)

今年8月20日,31岁的埃及年轻女翻译亚拉密苏里(Yala Amy Missouri)赢得了由中国政府在海外设立的国家新闻出版总署颁发的“中国图书特别贡献奖”。公布最高奖项。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亚拉将证书放在咖啡桌上,红色的国徽令人眼花。乱。左边是英文问候,右边是中文,旁边放着两三本未打开的中文书。

获得奖项后,Yala并没有在北京闲逛。她奔赴三里屯的书店,寻找最新出版的文学作品。雅拉从文学作品中慢慢了解中国。翻译作家毕淑敏《世界上最缓慢的微笑》之后,亚拉感受到了汶川地震中幸存的孩子们的爱戴。在翻译卢文孚的《美食家》之后,亚拉学会了中国艺术的美术。

“翻译是一种跨文化对话。”在亚拉看来,翻译人员必须跨越“三座大山”的语境,文化和表现形式,并努力“使读者与作者亲近,并努力使阿拉伯文化更接近中国”。文化之间的距离。”

体验中国的变化

在离开北京之前,亚拉(Yarra)去报摊购买了《读者》杂志。七年前,她在中国出版的第一本翻译小说《我的父亲母亲》在《读者》杂志上发表。当时,她在山东师范大学国际交流学院学习了一年的汉语,并打算返回埃及开罗的艾因沙姆斯大学。

“我最初与中国人接触是受到父亲的启发。他说中国发展非常迅速。您可以了解这个国家。”在Ain Shams大学,他首先接触了汉语,而Yala认为这是一种结构。彼此不同的复杂块具有不同的含义。

从中国作家的作品中,Yala可以感受到中国的变化,而当她来到中国时,这些变化似乎是血肉之躯。高层建筑,高铁超速,移动支付无处不在。有一次,她去初中上课交流。在13岁的初中生下,当亚拉(Yala)问学生们喜欢阅读哪些书籍时,她惊讶于学生不仅回答了中国古典文学作品,还回答了许多外国文学作品。在北京的书店里,当她深夜进入书店时,她仍然可以看到老人,孩子和年轻人坐在地上,拿着书,安静地读书。

品尝中国文学魅力

中国菜和艺术都很好,这就是亚拉从卢文孚的小说《美食家》中学到的东西。

《美食家》写了很多食谱。亚拉(Yala)记得那块西瓜的描述确实很棒:它是大约四磅重的西瓜,切开并盖好,刻在内蝎子上。肉大约半英寸,外皮上装饰有花纹。然后取一只嫩鸡肉,在蒸笼中蒸,放入西瓜,盖上锅盖,再蒸一下,即可食用。吃的时候,新鲜的荷叶衬在瓜子的底部,绿色凉爽凉爽,增加了味道。

这是主角朱自烨的食谱。亚拉(Yarra)在互联网上找到了一段关于中国菜的视频,试图了解烹饪的过程,并且还考虑过尝试制作中国菜。

中国菜非常特别。亚拉在北京吃过烤鸭。我的朋友教她捡面团,把鸭肉和酱汁放在一起,配菜,包好,然后塞进嘴里。 “ 《美食家》李竹子叶对食物的追求,我似乎能够理解。”亚拉笑了。

《美食家》翻译的作品获得了埃及文学新闻翻译比赛的一等奖。一位朋友读了这本小说并告诉亚拉:“原始的中国菜就是这样,与我们在电影中看到的有所不同。”在阅读网站上,有人在这本书下写了一条信息:“我们看到了。读完这本小说,我将学到更多关于中国社会变革的信息。”

在阅读中国古代诗歌时,亚拉首先了解了中国戏曲。趁着机会来北京交流,她去了小院子听昆曲。舞台上的演员穿着明亮,妆容漂亮。他们和鼓一起唱歌,周围的老人低声唱歌。尽管我听不懂我在唱歌什么,但Yala感觉到“这种音乐很精致”。

为了更好地了解中国文化,亚拉养成了听中国广播电台和看中国杂志和报纸的习惯。有一次,一位着名诗人的诗人写了《庄子》。她联系诗人,问“庄子”是指人物还是村庄。经过几次交流,受到启发的亚拉找到了一本与庄子有关的书。尽管他看不懂原始文本,但他可以理解注释中的含义。

“中国文学作品的每次翻译都是对中国文化的进一步理解的过程。”雅拉翻译中国文学作品已有七年多的历史,余华的《两个人的历史》,陆文福的《美食家》,苏彤的《关于冬天》,冯智的《十四行诗》等。翻译完成后,她被介绍给阿拉伯读者。

Yala发现,阿拉伯国家的出版商越来越重视中文翻译作品的出版。有许多阿拉伯年轻人爱上了中国的《西游记》。去年,当中国科幻小说家刘次新去迪拜在迪拜举行读者交流会时,现场到处都是人。雅拉说:“我可以感觉到中国文学和中国文化越来越流行。” 2018年11月,她前往中国参加“丝绸之路传统与东方写作中非作家对话”,探讨如何更好地在阿拉伯国家翻译和出版中文书籍。

阅读了古代中国文学和现代中国文学后,雅拉常常有一种相处的感觉。这种感觉,雅拉在北京的胡同里也很常见。告别大城市的喧闹声,走进倾斜的狭窄小巷,她看到那辆旧自行车在斑驳的旧门前,祖父骑着三轮车慢慢向前蹲下,扇街附近是国际象棋树。她喜欢这种安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