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资产监管职能转变加速 从管企业到管资本

原标题:加快国有资产监管职能从企业管理向资本管理转变

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是在国家授权范围内履行国有资本投资者职责的国有独资公司。它是国有资本市场化运作的专业平台。 到目前为止,这两类公司共有21家试点企业,包括2家运营公司和19家投资公司

国有资产监管职能转变加快

近日,国务院SASAC发布《关于以管资本为主加快国有资产监管职能转变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 《实施意见》紧紧围绕“管理资本”主线,从总体要求、关键措施、主要路径、支持保障四个维度着力管理资本,加快国有资产监管职能转变。

四维推进国有资产监管职能转变,明确资本管理内容

从总体要求来看,《实施意见》提出以资本管理为主转变国有资产监管职能 适应国有资产资本化和国有企业股权多元化的发展阶段,以及市场化、法制化和国际化的发展趋势,《实施意见》从监管理念、监管重点、监管模式和监管取向等方面,对当前国有资产监管的越位、缺位和错位问题进行了全方位的根本性变革。 包括从对企业的直接管理到更加注重基于投资关系的监督,从注重企业的个体发展到更加注重国有资本的整体功能,从习惯于行政管理到更加运用市场化的法律手段,从注重规模速度到更加注重提高质量和效率

在关键路径方面,《实施意见》突出了资本管理的重要内容,明确了五大职责绩效重点:加强资本配置的整体监管,进一步发挥国有资本的作用;加强资本运营,进一步提高国有资本运营效率;优化资本收益管理,进一步促进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维护国有资本安全,进一步强化底线,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全面加强党的领导,以高素质的党建工作进一步引领国有企业的高质量发展。

关于主要路线,《实施意见》提出了优化资本管理的方式方法。 强调授权与监督相结合,自由与善治相统一,在明确资本管理重点的基础上同步调整和优化监督方式,相互整合和提升监督职能和方法,增强资本管理转型的系统性和有效性。 它主要包括根据SASAC的权力和责任清单澄清责任界限。以公司治理结构为载体,规范权利义务的行使;以分类授权和分权为手段,激发企业活力;注重加强事件期间和之后的监管,提高监管效率

在支持和保证方面,《实施意见》建议加强对管理资本的支持和保证。 要从四个方面入手,为形成以资本管理为核心的国有资产监管体系提供坚实的保障。 统一思想认识,凝聚制度共识,构建国有资产监管大格局;加强组织领导,切实落实责任,确保改革要求落到实处;完善制度,加强法治保障,推动相关资本管理要求在相关法律法规修订中得到体现;改进工作作风,提高队伍素质,建设一支高素质的国有资产监管干部专业队伍

从“管理企业”到“管理资本”,更尊重企业在市场中的主导地位。

长期以来,有人提出要改变国有资产的监管职能,把重点放在与企业管理相对应的资本管理上。

11月20日,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秘书兼主任彭浩在《学习时报》发表署名文章,指出“经营企业”与“经营资本”的区别 在监管取向和理念上,“企业管理”更注重国有企业的直接管理。“资本管理”更尊重企业市场支配地位和企业法人财产权 在监督的对象和重点上,“管理型企业”注重微观经济主体,更注重个体国有企业的生产经营。《资本管理》注重国有资本的价值贡献,更注重国有资本的整体收益和控制权。 在监督方式上,“企业管理”运用更多的行政手段来规范企业的生产经营。“资本管理”更注重调整利益主体之间的关系,通过市场化手段在法治框架内实现监管目标。 从监管的导向和效果来看,“经营企业”更注重企业的生产经营指标,容易导致企业盲目追求扩张。“资本管理”更注重合理的资本流动和优化配置,引导企业追求发展质量和效益。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国有资产监管体制的改革和完善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以适应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 第一阶段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国有企业和国有资产实际上是一体的。管理企业和管理资产高度统一。管理企业就是管理资产。 第二阶段是从改革开放到党的十八大。国有企业和国有资产不再完全重合。国有资产包括国有独资企业经营的国有资产和国有控股参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经营的国有资产。因此,企业管理和资产管理在内容、对象和方法上都有所不同。 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迈出重要步伐,建立了资产管理与人管理相结合的中央、省市国有资产监管体系。 第三阶段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国有企业与市场经济融为一体,成为遵循市场规律、平等参与市场竞争的独立市场主体。混合所有制经济已经成为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

事实上,从管理企业到管理资本的转变不仅是监管的需要,也是企业的需要。 在国务院SASAC监管的中央企业中,混合所有制企业约占70%,上市公司总资产和营业收入占60%以上,总利润占80%以上。他们已经进入了资产资本化和股权多元化的发展阶段。国有独资和国有独资企业的管理模式不再适用于国有控股和股权控股企业,国内国有企业的管理模式也不再适用于国有企业“走出去”

SASAC研究中心研究员周丽莎表示,“资本管理”注重国有资本的价值贡献,更注重国有资本的整体收益和控制权,这不仅能更好地引导企业追求发展质量和效益,而且有利于促进国有资本的合理流动,在更广的范围、更深的层次和更高的层次上保持和增加其价值,促进国有经济的持续发展和增长,更好地服务于国家的战略需要。

充分发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作用,加大企业授权力度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形成以资本管理为主体的国有资产监管体系,有效发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作用 在11月27日的政策简报会上,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党委委员翁明杰表示,要更好地发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职能,加大企业下放权力,赋予企业更多自主权,进一步强化国有企业在市场中的主导地位。

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是在国家授权范围内履行国有资本投资者职责的国有独资公司,是国有资本市场化运营的专业平台。 到目前为止,这两类公司共有21家试点企业,包括2家运营公司和19家投资公司

2016年初,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将中国国鑫确定为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试点企业之一。 中国新一届党委书记、主席周玉波表示,运营公司作为国有资本市场化运营的专业平台,是落实资本管理要求、将国有资产监管要求转化为股东意愿、进而落实市场行为的重要载体和枢纽。 开展国有资本运营,不仅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坚持自主专业决策,还要更好地落实投资者代表机构的指导意愿,为国家重大战略、区域发展战略和产业政策规划服务。

周玉波还建议运营公司应积极适应监管方式的重大变化。 运营公司不仅要完善治理结构和组织体系,还要确保授权能够被“接受”;优化管理模式,提高管理能力,确保“善治”,即加强核心业务部门的战略和财务控制,确保资本运营高效规范,优先考虑股份制企业的财务控制,依法履行管理程序,注重资本流动和回报。

招商局集团是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试点企业之一。 招商局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王红表示,招商局集团在启动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过程中,不断优化总部职能,集中管理资源,注重战略导向、风险控制等关键职能,逐步建立责任明确、运行快捷、协调顺畅的精简高效的组织结构体系。总部“管理资本”的能力显着增强。 同时,招商局集团充分考虑了工商和金融业务的不同特点,对业务部门实行专业化和差异化管理。招商集团通过发布年度控制优化清单等手段,不断加大对二级公司的下放和授权力度,扩大了被资助企业的经营自主权,显着增强了企业的活力和竞争力。 近日,招商局集团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改革方案获得SASAC批准,正在积极研究部署新阶段的试点改革措施。

周丽萨(Lisa Zhou)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和运营公司的重组和组建是通过注重资本管理来改变国有资产监管职能的重要举措。 充分发挥这两类公司的作用,有利于明确国有资产监管机构的责任界限,有效转变直接管理的监管理念,更加依赖产权和资本纽带,更加依赖公司章程和公司治理结构,更加依赖行使股东权利和充分发挥董事等手段来履行投资者的责任, 以促进国有企业真正成为依法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承担风险、自律和自我发展的独立市场主体。

新京报记者顾志娟

责任编辑:赵慧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