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仁药业惊心十二时辰:回复三小时二度被问询

  

《投资时报》研究员李玉辰

第一季度末,货币余额超过18亿元,但无法兑现现金红利超过6000万元,承诺与信任损失之间的差距不到96小时。 Furen Pharmaceuticals的“上帝行动”于7月19日引发了上海证券交易所当天的闪电调查。

然而,更令人激动的福仁药业“长安十二小时”剧集仍然落后。

7月24日下午20点,富仁药业刚刚回应了上海证券交易所7月19日发出的请求函,表示无法如期实施股息。仅过了三个小时,当晚23点,它再次迎来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第二封询问函要求公司解释图书资本大幅减少的具体原因。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指出,在第二封询问函中,上海证券交易所使用的严格而直接的表达方式在许多上市公司查询中并不多见。

例如,“我无法按时实施股权分配计划,这暴露了公司在资本安全,信息披露和内部控制方面的潜在风险。”如此严厉的措辞,上海证券交易所直接指所有公司董事。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上海证券交易所也直接向Furen Pharmaceuticals提供工作指导。 “公司应该召集董事会,仔细检查上述事项。”

值得注意的是,富仁药业在季度报告中披露其拥有18.16亿元人民币的货币资金。然而,在24日20时的回复中,现金仅为1.27亿元,而“神秘失踪”则为16.89亿元。更令人担忧的是,自6月以来,富仁药业已集中发布了13份“关于控股股东持股的公告”,其控股股东富仁集团已100%冻结。

神奇地失去了16.89亿元?

Furen Pharmaceutical的故事可以追溯到10天前。

该公告显示,7月15日晚,富仁药业披露了《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实施公告》。Furen Pharmaceutical的利润分配基于该计划实施前公司的总股本。现金红利0.1元(含税)每股派发,派发现金红利总额约62,715,800元。原红利股息分配日为7月19日,除权利(利息)日为7月22日,现金股利分配日为7月22日。

分红总金额不到6300万元,对于已经穿着白马丝袜的福仁药业来说并不多,此外,富仁药业此前在其2019年季度报告中披露其持有18.16亿元人民币的资金,它远远高于要分配的现金股利金额。

然而,当投资者叹了口气时,他们总比没有好。别担心,已经“确认眼睛”的红利只存在了96个小时,然后他们什么都没说。

7月19日晚,富仁药业宣布,由于公司的资金安排,现金股利没有按照相关规定进行分配,现金分红无法按原计划发布,因此申请继续被暂停此举引发了对该行业金融欺诈的怀疑。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第一封询问函要求富仁制药解释未按时转移现金股息的具体原因。

更令人惊讶的是,根据投资者的嘲笑,上海证券交易所闪电查询的真相“确实让投资者的目光更加明亮!”

7月24日20时,富仁药业披露了询问函,并回复称该公司及其子公司截至7月19日的现金总额为1.27亿元,其中限制金额为1.23元。 1亿元,无限制金额377.87万元原来的富仁药业只能拿到不到4万元的现金,难怪超过6000万元的现金分红不能如期兑现。

由于未能按照原计划发放现金股利,Furen Pharmaceutical在答复中解释说,在筹资方面,公司原本计划通过从公司子公司获得的股息支付,公司董事长协调财务公司及其子公司。工作人员和资金安排。根据公司目前的财务压力,为确保日常经营需要,资金安排不及时到位,导致未能及时发放现金股利。

令投资者担心的是,Furen Pharmaceuticals已经回应了公告,即第一季度末的实际资金以及资金的变化和流动需要进一步验证。公司将进行深入的自我检查,并在核实后及时公布。

令人难以置信的事件逻辑是:如果第一季度第一季度的18.16亿元货币资金的季度报告属实,这意味着富仁药业在四个月内只花了18.9亿元,等等怎么办。为此,Furen Pharmaceuticals无法立即做出回应,但需要进一步验证才能向监管机构和投资者明确说明。

也许这些反应过于“上帝的运作”,上海证券交易所在短短三小时内就向Furen Pharmaceuticals发出了第二封询问函。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指出,在第二封询问函中,上海证券交易所对于Furen Pharmaceuticals的现金仅为1.27亿元的情况,质疑了Furen Pharmaceuticals自结束以来账面资本大幅减少的具体情况和原因第一季度。公司大笔资本支出的具体流程和负责人;并要求额外披露另一方是否实际使用货币资金;是否有逾期债务,资产负债表外债务以及公司最新的实际资金余额,表明随后的债务偿还安排以及是否存在债务违约风险;公司是否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贷款,以及对方是否有任何信用增级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与第一封询问函不同,上海证券交易所在第二封询价函中,特别要求富仁药业的助理审计师逐一核实并就基金问题发表意见,并要求独立董事与基金有关的有关事项是否有损于上市公司和中小股东的利益,必要时可聘请外部审计机构和咨询机构检查有关事项。

是否存在利润调整的情况?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富仁药业以78.09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开封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启药集团)100%的股权。交易对手承诺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开设制药集团。净利润不低于7.36亿元,8.08亿元和8.74亿元。

近年来,医药集团的成立提升了富仁药业的业绩。

2016年之前,凯飞集团的净利润为6.53亿元,远超过公司的.7万元的净利润。合并完成后2017年和2018年,富仁药业分别实现净利润3.92亿元和8.89亿元。根据其业绩承诺,至少90%的净利润来自制药集团。

然而,虽然业绩增加,但应收账款,预付款和应付账款都有显着增长。 2016年富仁药业应收账款6697万元,2018年飙升至28.38亿元,增长42.38倍。此外,2018年,富仁药业的预付款余额为4.24亿元,应付账款和应付票据余额为5.64亿元。

对于处方组的操作状态。此前,市场和投资者对此持怀疑态度。在上一份年度查询函中,上海证券交易所也专注于查询。

在7月24日发出的第二封查询函中,上海证券交易所再次对此提出质疑,并要求辅仁药业连续两年解释药业集团2017年和2018年承诺业绩的真实性。是否存在利润调整情况,并说明应收账款,预付款和应付账款大幅增加的原因。

此外,上海证券交易所担心开滦集团开滦工厂的生产线和配套项目将在2017年达到5亿多元,但2018年仅投资6000多万元。

鉴于差异明显,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辅仁药业解释项目投资建设的实际进展,施工速度放缓的原因和合理性,以及施工方是否与公司有关系,并要求Furen Pharmaceuticals验证该公司并开放该制药集团及其子公司是否已停止生产。

100%的控股股东持股等待冻结

在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第一封查询函时,富仁药业承认,必须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沟通是否存在其他资本占用和违规担保。只有在客观判断每笔交易的本质和内容之后,才能得出结论。上述工作仍有待进一步验证。“还需要进一步验证”!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个可以完全确定并且不需要进一步验证的事实是,Furen Pharmaceutical的控股股东的股权已经被阻止了100%。

根据年度报告数据,截至2018年底,富仁药业集团的控股股东富仁药业集团(以下简称富仁集团)持有该公司45.03%的股份,该公司与北京凯瑞特合作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该股票为3.91%。富仁集团是富仁药业的控股股东,富文集团和富仁药业董事长朱文臣是富仁药业的实际控制人。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梳理了最近披露的Furen Pharmaceutical披露,自6月以来,该公司已经集中发布了13份“关于控股股东持股的公告”。根据相关公告,由Furen Group持有的Furen Pharmaceutical Co.Ltd。的45.03%股权已被冻结。尽管Furen Pharmaceutical尚未披露Furen Group的股权被冻结的具体原因,但这些密集的股票冻结公告似乎已向市场披露。 Furen集团经历了资金链危机,并出现了一系列债务纠纷。

在这种情况下,这意味着大股东挪用上市公司资金的风险大大增加。

为此,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第二封询问函继续质疑控股股东傅仁集团和实际控制人朱文辰,是否有任何非法使用公司资金,要求公司提供担保和其他侵权。上市公司的利益。还要求富仁药业进行全面自查,以确定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是否有任何资金占用,以及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是否有担保。

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第二封询问函还建议,富仁药业应召集董事会认真检查上述事项。如果自查发现违规行为,董事会应核实责任方,并对责任方采取问责措施。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上海证券交易所采用了强有力且直截了当的措辞:富仁药业“无法按时实施股权分配计划,暴露了公司在金融安全,信息披露和内部控制方面的存在。 “重大风险隐患”,“如发现违规行为,将严肃查处纪律程序,并提交有关部门核实。”

常富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