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社会空间变迁看城市发展 《上海纪事》书写当代上海春秋



中信在线海海,8月19日(记者徐伟)上海三四十年来最重要的变化是什么?这些变化背后的人与城市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 19日,《上海纪事:社会空间的视角》作者,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余海,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景观学者刘悦来,副主席郑荣发上海华夏文化创意研究中心,来到上海书展。我们分享交流。

于海说,过去30或40年来上海最重要的变化是城市空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城市空间的变化带来了人们社会互动和社会关系的变化。因此,城市空间不仅是物理层面的概念,也是社会空间的概念。

《上海纪事:社会空间的视角》是同济大学出版社“上海社会空间视觉纪事”系列丛书中的第一部作品。于海教授也是图书部门的主编。他在该系列的一般序列中写道,“上海纪事”既是编年史的纪事,也是当代叙事的编年史。这个系列决定今天专注于上海,创造一个当代时代。城市“竹字”。该系列的主题,选择和选择,无论是工人的新村,商业街,创意公园,还是娱乐空间,河边的海岸线,世界等都都在努力运用历史(年表)作为基础和地点(社会空间)。对于纬度,用历史意识和空间敏感性来描写当代上海的春秋。

刘月来分享了创智农场的故事。如何更好地促进城市空间人与人,人与自然的互动。创智农田的创建涉及三个方面:第一是空间的创造,第二是话语的创造,第三是社区的创造。穿过农场,走到山脚下,将植物带回城市,将工作带入教室,将游戏带给孩子们,将互动带回社区,将生产带入生活,回归这个系列是大规模的城市的进步与亲密规模的日常改善相结合,整合自然教育和自然种植活动,以整合过去几十年来人们与资本化空间生产的异化。

作为农场的组织者,刘月来认为,改变空间方向的努力是可能的,因为社会本身具有创造性,土地本身具有创造性。

作为田子坊项目的主要推动者,郑荣发说,田子坊的建设和其他地方建设的思想完全不同。它没有彻底改造自己,但在最初的基础上,充分挖掘了自然和人类的价值观。田子坊的最大特点是让老树发芽,增添新的功能和价值。田子芳呈现出社会的自发性和创造性,是城市空间更新过程中人文社会价值的回归。

据了解,“上海社会空间视觉纪事”的下一部作品将集中在上海工人村。原始80平方公里建成区外围的工人定居点的兴起既是当代上海的太空事件,也是社交活动。通过工人新村的编年史,我相信读者可以很容易地看到过去60年来上海的城市变化。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