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州最大“僵尸船厂”拆除,曾是当地龙头船企

鄂州最大的“僵尸造船厂”被当地领先的造船厂拆除

8月19日,在鄂州市姜堰船厂拆迁现场,组装了四台重达40多米,重达数百吨的龙门起重机,并准备装运。造船厂的影子不再可见,而是一个覆盖着泥土的新平整的开放空间。绿化后,它将成为一个小公园,成为长江沿岸绿色走廊的一部分。

姜堰船厂位于鄂州市鄂城区延吉镇,始建于1967年,曾是鄂州市领先的造船企业。是湖北省船舶工业协会会员单位。拥有国家二级造船资质,并在最高时间内缴纳400多万元的利税。 2011年左右,由于决策失误,资金链断裂,船厂资产被法院扣押,法定代表人因非法集资被判刑。到2013年,姜堰船厂完全关闭,成为“僵尸造船厂”,成为该地区最大的废弃造船厂。由于债务等历史问题,造船厂未被拆除,造成长期不合理的占用和沿江资源的浪费。

去年10月,长江主流海岸线利用工程清理改造工作开始,姜堰船厂被列入改造拆迁范围。今年4月,姜堰船厂成立了一支龙头拆迁队,制定详细的拆迁计划,依法实施拆迁工作。

6月13日,鄂州从武汉和咸宁转移了4台大型起重机,拆除了造船厂的龙门起重机,厂房,办公楼,生产线和配套设施。截至6月30日,拆迁工作基本完成,拆除4台大型龙门起重机,4栋4338平方米的房屋建筑,943平方米的围墙,320多米的长江沿岸,面积超过50亩恢复了。造船厂拆除后,原址再次被土和绿色覆盖,形成一个小型生态公园。目前,4个泊位已覆盖2万多立方米的土地。

长江岸线利用工程的清理整顿是促进长江经济带优质发展的具体举措。鄂州市水利局和湖区局表示,鄂州市将继续坚持问题定位,坚决杜绝长江岸线的入侵和占领,确保长江岸线的稳定,平稳的洪水和生态美。

阅读扩展

如何实现“僵尸造船厂”的和谐拆解

姜堰船厂资金链断裂后,债务金额巨大,债权人众多,债务纠纷的成功解决是造船厂顺利拆迁的关键。

鄂州市鄂城区水利湖泊局负责人艾学文表示,清理后,姜堰船厂的债务高达1.6亿元,包括银行贷款,建设资金和农民工工资工人,涉及100多名债权人。该企业的资产全部由法院查封。工厂建筑物和设备要么抵押,要么被拍卖。近20起相关经济案件涉及20多项法院裁决和裁决。

“在造船厂拆除之前,有必要澄清工厂设备的债权人构成,债务抵押金额和当前价值。”拆迁组成员吴新春介绍拆解班集中精力清理造船厂的债务情况然后发送给造船厂和债权人。拆除通知并拆除通知,披露相关政策和补偿标准,然后与债权人讨论拆解和赔偿的时间。

“与债权人达成拆解协议是一个更加耐心的过程。”吴新春介绍说,该造船厂的四台龙门起重机已抵押给银行,银行将其转让给武汉的一家资产管理公司。为了达成协议,工作人员已经三次到达。在武汉工作后,债权人最终同意拆除龙门起重机并进行拍卖。

债权人梅恒义早年为姜堰船厂提供零配件加工。由于造船厂拖欠加工成本,他同意在造船厂建造两个车间,利用车间继续加工姜堰造船厂的备件,从而形成永久性建筑。由于工厂的所有权不明确以及工厂建成后不久关闭了姜堰船厂,梅恒益未能收回投资。最初,拆迁说服非常困难,梅恒毅坚决不同意拆迁。工作人员八次来到门口解释政策,做好思想工作,最后达成了拆解补偿协议。

拆迁工作充分听取债权人的意见,保护工厂设备的拆迁,尽量减少债权人的损失。造船厂的四台龙门起重机的抵押贷款价值超过800万元。为了减少设备的损坏,大型起重机被邀请从武汉而不是切割和拆除。将龙门起重机倒置并整体拆除,备件保存完好。由债权人梅恒义建造的车间是钢架结构,通过手动螺钉拆卸拆除,使钢梁可以重复使用。

在充分听取债权人意见的基础上,经过两个多月的耐心工作,到6月中旬,拆迁债权人与主要债权人达成协议,顺利解决债务纠纷,确保姜堰船厂拆迁时间表。

07: 46

来源:国际船舶网络

鄂州最大的“僵尸造船厂”被当地领先的造船厂拆除

8月19日,在鄂州市姜堰船厂拆迁现场,组装了四台重达40多米,重达数百吨的龙门起重机,并准备装运。造船厂的影子不再可见,而是一个覆盖着泥土的新平整的开放空间。绿化后,它将成为一个小公园,成为长江沿岸绿色走廊的一部分。

姜堰船厂位于鄂州市鄂城区延吉镇。公司成立于1967年,曾任鄂州船舶工业龙头企业,湖北省船舶工业协会会员。拥有国家二级造船资质和最高年度利税400多万元。元。 2011年左右,由于决策失败,资金链断裂,船厂资产被法院扣押,法定代表人因非法集资被判刑。到2013年,姜堰船厂停产,成为“僵尸造船厂”,成为该地区最大的废弃造船厂。由于债务等历史问题,造船厂尚未拆除,造成长期无端占用,浪费长江岸线资源。

去年10月,长江干流海岸线工程的清理整治工作开始,姜堰船厂被列入整改范围。由于姜堰船厂欠下的债务和债权人的复杂关系,今年4月,成立了地方拆迁领导小组,制定了详细的拆迁计划,并依法进行拆迁工作。

6月13日,鄂州从武汉和咸宁转移了4台大型起重机,拆除了造船厂的龙门起重机,厂房,办公楼,生产线和配套设施。截至6月30日,拆迁工作基本完成。共拆除了4台大型龙门起重机。建筑面积4338平方米,墙面943平方米。长江沿岸线恢复到320多米,面积超过50亩。在造船厂拆除后,它将在原址覆盖绿色,以创建一个生态小公园。目前,这4个泊位已完成2万多立方米的土壤。

长江岸线利用工程的清理整顿是促进长江经济带优质发展的具体举措。鄂州市水利局和湖区局表示,鄂州市将继续坚持问题定位,坚决杜绝长江岸线的入侵和占领,确保长江岸线的稳定,平稳的洪水和生态美。

阅读扩展

如何实现“僵尸造船厂”的和谐拆解

姜堰船厂资金链断裂后,债务金额巨大,债权人众多,债务纠纷的成功解决是造船厂顺利拆迁的关键。

鄂州市鄂城区水利湖泊局负责人艾学文表示,清理后,姜堰船厂的债务高达1.6亿元,包括银行贷款,建设资金和农民工工资工人,涉及100多名债权人。该企业的资产全部由法院查封。工厂建筑物和设备要么抵押,要么被拍卖。近20起相关经济案件涉及20多项法院裁决和裁决。

“在造船厂拆除之前,有必要澄清工厂设备的债权人构成,债务抵押金额和当前价值。”拆迁组成员吴新春介绍拆解班集中精力清理造船厂的债务情况然后发送给造船厂和债权人。拆除通知并拆除通知,披露相关政策和补偿标准,然后与债权人讨论拆解和赔偿的时间。

“与债权人达成拆解协议是一个更加耐心的过程。”吴新春介绍说,该造船厂的四台龙门起重机已抵押给银行,银行将其转让给武汉的一家资产管理公司。为了达成协议,工作人员已经三次到达。在武汉工作后,债权人最终同意拆除龙门起重机并进行拍卖。

债权人梅恒义早年为姜堰船厂加工零件。由于造船厂拖欠加工成本,在造船厂的同意下,造船厂建造了两座工厂。该工厂继续为姜堰造船厂加工零件,并形成了永久的性建筑。由于该工厂的所有权不明确以及姜堰船厂在工厂建成后暂停生产,梅恒益未能收回投资。起初,很难拆除说服工作,梅恒毅强烈不同意拆解。工作人员八次上门解释政策并做好思想工作,最后达成了拆解补偿协议。

拆迁工作充分听取了债权人的意见,对工厂设备进行了保护性拆迁,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债权人的资产损失。该造船厂的龙门起重机抵押价值超过800万元。为了减少设备损坏,不进行切割和拆卸。相反,一台大型起重机被邀请从武汉拆除龙门起重机,零件得到妥善保存。债权人梅恒义的厂房是钢架结构。当没有进行拆除时,进行切割。取而代之的是,手动移除螺钉并稍微移除以用于钢梁的二次使用。

在充分听取债权人意见的基础上,经过两个多月的耐心工作,截至6月中旬,拆迁阶层和主要债权人达成协议,顺利解决债务纠纷,确保姜堰船厂拆除按照时间表。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姜堰船厂

鄂州市

造船厂

债权人

长江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