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70问】希望工程“大眼睛”为什么能够牵动亿万人心?

20世纪90年代初,受中国青年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中国青年基金会)委托,纪实摄影师杰海龙拍摄了一组“我想看”的照片。它们在社会上广为流传,包括一张特别引人注目的“大眼睛”照片。 在黑白画像中,苏明娟,一个手里拿着铅笔的小女孩,抬起了头。她明亮的大眼睛充满了对知识的渴望。 因为这张照片,苏明娟被选为希望工程的“发言人”。

“很多人因此而爱我,也有更多的人表达了他们对希望工程的热爱。” ”苏明娟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非常感激

这张苏明娟渴望阅读的照片引起了社会各界对贫困失学儿童的广泛关注,也带来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捐赠。

1989年10月30日,共青团中央和中国青年基金会发起公益项目希望工程,任务是帮助贫困地区的失学儿童。 截至2019年9月,希望工程资助了希望小学,并资助了594.2万贫困家庭学生。 目前,希望工程的内涵仍在不断丰富

中国科学技术促进发展研究中心对希望工程的效益进行了评估,得出的结论是希望工程已成为20世纪90年代中国参与最广、影响最大的民间社会事业。

直接打击社会教育问题的希望工程应运而生

新中国成立时,全国80%的人口是文盲,学龄儿童入学率仅为20%

自1950年以来,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大规模扫盲运动。 1956年,中共八大后,中国开始探索建立社会主义教育体系。 从1961年到1963年,中共中央先后颁布了《高校六十条》 《中学五十条》 《小学四十条》,提出了中小学教育的任务和培养目标。中国开始形成相对完整的国民教育体系。

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中央政府高度重视教育在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 邓小平曾经强调“教育是一个国家最根本的事业”,主张全党和全社会树立“尊重知识和人才”的观念

1983年,邓小平提出了“教育应该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战略思想 “教育为本”的理念已经逐渐深入人心。

然而,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教育现状令人担忧。根据《望周刊》,中国平均有100多万小学生因贫困家庭而无法上学。 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于1986年7月1日正式实施,但每年要支付的学费和杂费仍然是贫困家庭的沉重负担。

贫困地区的教育亟待改善 1989年3月,共青团中央发起成立中国青年基金会。其目的是通过财政援助服务、兴趣表达和社会宣传,帮助年轻人提高能力,改善成长环境。

“今年我们又负债了,我又辍学了。我要背着口袋出去乞讨……”这是河北省涞源县陶木克林村的张胜利和吕成山年轻时写给CPPCC县委副书记车志忠的信。 1989年10月初,中国青年基金会河北研究小组发现,该村有14个家庭的13名学生,其中11人失学。张胜利和卢成山,因为他们热爱阅读,经常收集头发来支付学费和杂费。

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昔日的“大眼睛”在共青团安徽省委副书记(兼职)兼中国工商银行安徽省分行副书记苏明娟接受人民网采访时回忆道:“1991年,当我上小学一年级时,学校没有任何严格意义上的建筑。旧社会的祠堂是用窗户重建的,但没有玻璃,覆盖着面糊和纸,许多洞被打破了。冬天非常冷。就在那时,杰海龙先生在课堂上给我们拍了很多照片,包括“大眼睛” “

根据杰海龙的记忆,1991年在大别山的一次采访中,一个孩子闯入了他的视线。她一直抬头看黑板,记笔记。那个女孩是苏明娟。 “我发现苏明娟的眼睛很大,有一种直接触及心脏的吸引力。 苏明娟抬起头来的那一刻,杰海龙迅速按下快门,从而拥有了后来经典的“大眼睛” “回过头来看这张照片,我认为苏明娟的眼睛可以特别表现出孩子们对阅读的渴望 "

作为一个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中国正在进行大量的教育工作。 人口众多、基础薄弱、经济文化落后,特别是贫困地区、人口分散、义务教育规模大、教育经费短缺是中国面临的现实问题。

希望工程自成立以来一直走在帮助贫困失学儿童重返校园的前列。 根据政府多渠道筹集教育资金的政策,通过非政府手段广泛调动国内外财政资源,设立希望工程基金(Hope Project Fund),帮助辍学者和贫困地区儿童继续学业,改善贫困地区办学条件,促进贫困地区事业发展。

有太多的人聚集了广泛的社会力量并彼此相爱。

希望工程是一个时代的记忆,它为公众建立了一个慈善平台,参与帮助贫困地区的失学儿童。

写信是希望工程开始时筹集资金的主要方式 当时,中国青年基金会的员工写了几十万封“感谢信”,寄给社会上的爱心企业,呼吁大家支持贫困地区的教育发展。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希望工程,中国青年基金会开始寻求媒体的帮助。 1991年5月25日,《人民日报》率先发布了一则公益广告,名为“希望工程,筹集资金帮助贫困地区的校外青少年” 随后,《光明日报》 《工人日报》 《经济日报》 《中国青年报》 《中国少年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等报刊也相继刊登公益广告。

1992年,作为希望工程的“代言人”,这张“大眼睛”照片一经发布,立即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反响。

“当你看到那双热切的眼睛时,中国人民内心的爱和善良立即被唤醒 蓝天下,人们的生活如此不同。相对富裕的人想为这些孩子做点什么,这样他们就可以读书和学习。 首都师范大学初等教育学院院长刘辉教授告诉Renmin.com。

改革开放以来第二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于1994年召开,会议确定了到2000年基本普及义务教育和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的国家目标。该计划在不同地区逐步实施,形成了以金融投资为基础的多渠道筹资体系,建立了贫困生资助体系,倡导社会捐赠资助学生。

在国家政策号召和媒体宣传的影响下,许多爱心人士参与了希望工程(Hope Project)的捐赠活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给贫困家庭的孩子带来爱的温暖和希望。

伟大的声音,伟大的爱和沉默

“如果你必须留下名字,写下‘一个老共产主义者’ 1992年6月10日晚,两名士兵带着3000元走进中国青年基金会捐赠室。他们受托捐款。得知他们必须留下姓名后,他们回答说 同年10月6日,两名士兵再次以“一名老共产党员”的名义捐赠了2000元 几轮之后,中国青年基金会的工作人员终于知道“老共产主义者”是邓小平。

我骑三轮车已经20年了,捐赠了35万元,帮助了300名贫困学生。天津老人白方立曾经这样感动过中国。 当有人问他想从补贴儿童那里得到什么时,老人回答说:“我希望他们努力学习,努力工作,举止得体,为国家做出更多贡献。” “

张赵明,山东省淄博市第二大青年志愿者,与贵州省遵义市余庆县的贫困学生郭配对,每季度为他的孩子提供基本生活必需品和学习用品。 目前,在张明昭和朋友的影响下,150多名像郭这样的贫困儿童获得了一对一的长期支持。

“有太多有爱心的人值得一提,太多了 苏明娟前教师、安徽省金寨县三河实验学校校长傅彭其告诉Renmin.com,在“大眼睛”照片引起公众关注后,许多人捐赠给苏明娟、其他学生和学校。孩子们得到帮助后,他们的学习成绩提高了,许多人通过努力终于上了大学。 还有许多人苏丽珂明娟经常回到他们的母校捐赠他们的孩子来养活社会。

金寨县希望小学副校长廖桂林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非常感慨地说:“现在学校是拥有两个校区、数栋校舍,以及标准化操场的现代学校。每个教室都配有电脑,学校还有图书室、美术室、音乐室等。”金寨县希望小学先后有650余名贫困生得到救助,周祥明、曾龙、张宗友等一批受助者先后跨入清华大学等高校大门。

中国青基会党委书记、理事长郭美荐告诉人民网记者:“从当初以个人、以组织发动捐款为主,到现在有各个层面的公益伙伴,包括一些大型企业的慈善基金和一些公益基金会。”

从党和国家领导人到普通群众,他们都关注着贫困地区的孩子,帮助孩子们获得同等教育机会。作为无数爱心人士的缩影,他们也代表着中国社会的各种力量,用实际行动照亮了孩子的求学之路。

慈善公益事业围绕人民关切 不断发展壮大

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水平已成为一个国家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伴随着改革开放和国家发展进步,以希望工程为代表的中国特色公益慈善事业得到了快速发展。

“中国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不但依靠自古以来的传统文化,更是依靠国家制度、法律的多重保障。”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杨团告诉人民网记者。

“尊师重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扶贫济困、乐善好施是国人的行为习惯。所以当我们实施希望工程时能得到社会的快速响应。”郭美荐深有体会,公众的参与是公益慈善事业持续发展的基础。

“我们国家公益慈善事业最大的特色和优势,就是始终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始终服务于党和国家的中心工作,围绕大局,始终关注和致力于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切、最需要的现实问题。”民政部慈善事业促进和社会工作司二级调研员沈东亮告诉人民网记者,“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的公益慈善事业响应党的号召积极为人民群众服务。这带来了希望工程以及同时代的春蕾计划、母亲水窖等一批公益慈善项目的成功。”

2016年9月1日, 《弱鸟如何先飞闽东九县调查随感》 正式实施,进一步提升了我国公益慈善事业和公益慈善工作法治化、规范化程度。民政部联合多部门相继出台了多项政策措施,也为慈善组织登记管理、有序活动和健康发展提供了制度遵循。

为统筹落实党的十九大要求的“完善慈善事业制度”“推动志愿服务制度化”,民政部在今年专门设立了慈善社工司,进一步整合力量,大力动员社会力量有序参与、发展壮大慈善社工事业,引导慈善社工资源更好地服务党和国家中心工作。

从改革开放初期不足100个社会公益组织,发展到目前超过7500个;社会组织接收的年度捐赠总额从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亿元到2008年超过100亿元,再到2018年接近千亿元。中国特色公益慈善事业围绕人民关切,不断取得成绩和进步。

“互联网与慈善有机结合造就了一个全新的慈善生态,互联网慈善的发展尤为迅速。”沈东亮说。目前“互联网+慈善”增效提速,利用科技创新来推动“人人公益”。

2019年上半年,1400多家慈善组织通过互联网开展的公开募捐有1.7万次,获得52.6亿人次的点击、关注和参与。2019年9月,由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举办的“99全民网络公益日”3天共募集善款24.9亿元。“我国的‘互联网公益’可以说走在全球前列,让普通百姓都参与到公益中来。”杨团如是说。

教育、公益、扶贫齐头并进 合力攻坚

消除贫困、改善民生、逐步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1988年,时任福建省宁德地委书记的习近平在 0103010 文章中强调:“扶贫先要扶志,要从思想上淡化‘贫困意识’。”

1995年,时任福州市委书记的习近平曾给延安杨家岭小学校长写信表达对孩子们的关心,“有机会通过捐建希望小学与你们建立联系,很高兴。帮助老区、贫困地区发展教育事业,解决学生入学困难问题,是实现共同富裕的一个重要方式,也是新时期扶贫工作的一项富有意义的内容。”

“治贫先治愚。要把下一代的教育工作做好,特别是要注重山区贫困地区下一代的成长。下一代要过上好生活,首先要有文化,这样将来他们的发展就完全不同。义务教育一定要搞好,让孩子们受到好的教育。”2012年12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北省阜平县考察扶贫开发工作时表示。

“人穷不能志短,扶贫先要扶志,教育扶贫是脱贫攻坚的重要组成部分,希望工程正是教育扶贫的典型体现。”杨团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

“要提高中华民族的整体素质,就要靠教育,而学校教育体制中最基础的是义务教育阶段,尤其是小学。”在刘慧看来,“希望工程对我国九年义务教育能够更快地实现起到了很好的助力作用。”

希望工程将国家、民族和个人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了一起,一提到希望工程,人们便会想到教育、公益、扶贫。希望工程在唤起社会的重教意识、促进义务教育发展的同时,更改变了一批批贫困儿童的命运。

在社会的持续捐助下,希望小学以每年760多所的速度递增,上万所贫困地区的农村小学彻底告别“有砖不过千,有门没法关,有窗垒着砖,有顶露着天”的危房校舍。

截至2019年9月,全国希望工程累计接受捐款152.29亿元,资助家庭困难学生599.42万名,援建希望小学所。

“希望工程所取得的成绩属于所有参与希望工程的人,更属于全社会。”中国青基会党委书记、理事长郭美荐说,“希望工程在启动之时,有很多人提出,只要有一个孩子失学,这个项目就不会结束。”

2019年9月26日,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活动新闻中心新闻发布会上指出,我国用20多年时间,走完了发达国家上百年的义务教育普及之路。

“现在国家已基本解决了‘有书读’的问题,接下来希望工程将朝着‘读好书’的方向发力。”郭美荐表示。从希望小学、1+1助学等发展到涵盖希望工程快乐系列、希望小学教师培训、希望厨房等希望小学建设公益项目集合,以及在非洲援建的23所希望小学,希望工程的内涵在不断丰富。目前,希望工程开展“希望工程助力脱贫攻坚”等公益扶贫项目,引导社会爱心力量向贫困地区倾斜,助力公益扶贫、教育扶贫。

随着我国社会主要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我国公益慈善组织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在脱贫攻坚第一线、在广大城乡社区、在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中积极作为,伴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不断发展壮大。

曾经接受捐助的学子们怀着感恩的心反哺社会,成才后不断将爱的希望薪火相传。

苏明娟曾是希望工程最具代表性的受益者,如今,她转身成为践行社会公益事业的行动者,第一笔工资就捐给了希望工程。“因为大家的爱心,很多贫困地区的失学儿童有机会重返学堂。一路走过来,我和其他小伙伴都非常幸运。”在去年圆梦大学行动中,苏明娟资助了15名大学贫困新生,今年她打算资助50名大学新生,希望帮助更多的贫困学生。

成人善事,其功更倍;动人善愿,其量无涯。曾经的“大眼睛”女孩,如今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苏明娟常常给孩子灌输公益的理念,“希望能够将爱的接力棒传递下去”。(孙竞、熊旭对此文亦有贡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