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直播助力部分非遗技艺传承

短片和直播等新的社交平台已经成为当前互联网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记者的调查发现,一些非遗留技术在短视频和直播平台上引起了很大关注,甚至导致了相关作品或衍生品的销售,为一些非遗留技术找到了市场。 然而,新媒体技术不仅降低了受众接触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门槛,也对传承人的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专家建议,相关部门应与时俱进,运用新媒体思维,帮助能力不足的继承人合理利用新媒体平台,同时规范短视频和直播形式中非基因遗传暴露的一些问题。

短片,现场直播“火”传统非遗产

52岁的许建远,江西省非遗产项目临川竹编技术的继承者 去年11月,他的竹编技艺和作品在颤音平台上展出。 视频发出后,点击率超过600万,而许建远所在的福州市临川区的总人口只有128万。 许建远在当地历史文化区文昌举办了竹编研讨会,生意很差。受欢迎后,今年第一季度车间销售额达到5万元,是去年全年的总和。

一位名叫“铁牛道士”的深圳网友购买了3000元的竹制品,并添加了许建远微信,向更多朋友推荐他的竹制品。 现在,许建远正计划开一家网上购物中心。他的编织团队也从夫妻扩大到10多人。许多新门徒都是年轻人。

在颤音上,仍然有许多像这样的“红色”非传统技巧。 根据颤音发布的官方统计,截至今年4月,1,214个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的相关内容在颤音平台上传播,产生了2,400多万个视频和1,065亿次广播。

传统的“火”不仅仅是一段简短的视频,还可以在网上直播。 程珊珊是主持人直播平台上受欢迎的陶瓷主播。 “该行业的转折点发生在去年下半年 一些手工制作的瓷器品牌已经开始现场直播,当他们去这些商店时,会有店主不注意客人而进行现场直播的情况。 程珊珊说,一个明显的变化是,过去制作传统手工瓷器的人很少在网上开店,他们不知道甚至不喜欢现场直播。现在,圈子里的人都希望通过直播来拓展新的销售渠道,不做直播甚至可能显得有点过时。

江西财经大学新闻系副教授吴辉表示,利用新媒体技术传播非物质文化遗产不是最终目标,而是为更多人接触和接受非物质文化遗产敞开大门。

传播方式创新中挑战与机遇并存

记者发现,在短视频和直播平台流行的背后,传统的非遗留技术是技术红利带来的新机遇,但挑战也随之而来。

新媒体技术对非遗传性遗传的影响包括:第一,降低非遗传性文化的传播门槛;每个人都是非遗传文化的记录者 颤音总裁张南认为,过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播主要依靠纪录片和电影。在短视频时代,任何人只有拥有智能手机,才能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记录者和传播者。在短短十几秒钟内,非物质文化遗产就能展现出它真实而迷人的一面。 “二是激发非遗产工匠的创新意识,使非遗产更加融入时代。 艺林堂是景德镇一个专门生产粉彩瓷器的老作坊。 第三代继承人余音是90后。他是当地最早开始现场直播的陶瓷工匠之一。 “直播是一种新的社交方式和销售渠道。直播的内容可以展示产品或技术,也可以纯粹讨论。它还可以立即回答客户的问题,满足他们的需求,并通过增加他们的参与来增强客户的粘性。 ”余音告诉记者,除了与时代互动之外,他还将时代的印记融入到自己的作品中。 他的丁当猫粉彩茶具在YY平台上一个小时的直播中卖了40多万元。

就挑战而言,新媒体技术可以让人们更多地关注无形项目,但对内容提供商的要求也有所提高。 例如,传播者需要具备一定的新媒体素养,了解新媒体运作模式等。

负责“福州出版”运营的黄惠婷表示,由于地理位置、开放程度和生活条件等多种因素,一些非基因携带者在接触新媒体平台时需要相关部门的“帮助”。 《福州发行》主动制作发行临川竹编、金银雕刻、米雕等地方非传统技术短片,并取得一定成效。但是客观地说,并不是所有的短片都能“激发”非基因携带者或者给他们带来直接收入。

江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城南龙灯的传播效果不理想 “城南的龙灯客户群往往来自农村,或者城市里的教育机构,很难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有联系,也不是一种可以放在家里的工艺品 因此,拥有更大消费能力的城市居民不会购买它,即使他们再次喜欢它。 “继承人史克斌说,虽然在短视频平台上支付排水费用是可能的,但大多数工匠没有资本实力。

专家呼吁加强对新媒体的思考,规范新格式。

相关人士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可以在短视频和直播平台上“着火”,表明目前仍有市场,这就推断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的另一种可能性。但是,相关部门在非遗留接触“新”的过程中也应引导和规范新兴的新格式

首先,新媒体技术在非基因遗传和保护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不适合“神化”这一效果。 杭州二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首席运营官皮星(Pixing)长期以来认为,仅仅依靠短片来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保护聚集人气是不够的,还需要结合线下活动进一步拓展其推广和运营渠道。

第二,对于一些不知道“触网”且能力不足的非遗传继承人,各级非遗产评估单位和文化部门也应主动加强新媒体思维,善于利用新媒体平台帮助继承人传播非遗产。

第三,应该注意一些新的格式和现象。 吴辉认为,文化遗产内涵丰富,15秒的短片只能显示冰山一角。有必要避免“非遗产热”变成“快餐消费”。不要只是做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广告宣传”,而是应该在公众面前展示更加完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内涵。

余音说,在陶瓷直播圈,一些主持人甚至错误地传播非物质文化,以销售他们的产品。他呼吁无形的相关主持人加强自律,在吸引观众后对他们负责。他建议平台和相关监管机构对其进行监管。 (记者袁惠晶从黄浩然南昌报道)

(编辑:车孟可和杨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