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政策“礼包”有多大

中国已经初步建立了具有自身特色的风险投资体系的基本框架。

venture capital policy

的“礼包”有多大?经过10年的时间,风险投资领域的首个国家级顶级设计已经正式发布,吸引了业内和业外的强烈关注。

早在2005年,包括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在内的10个部委联合发布了《国务院关于促进创业投资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 此后,随着配套税收优惠、引导资金等政策的出台,以及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逐步建立,中国初步构建了具有自身特色的风险投资体系的基本框架 然而,所谓的《风险投资国家十大规则》(Ten Rules for Venture Capital Countries)的颁布被认为是迄今为止风险投资领域最系统、最全面的政策文件,标志着中国风险投资行业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

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徐坤林表示,《创业投资企业管理暂行办法》反映了党中央、国务院对风险投资发展的高度重视。它充分肯定了风险投资是促进供给侧结构改革、提升风险投资作为创新资本引擎地位的重要举措,为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指明了方向。

促进更规范的风险投资行为。

风险投资国家十大规则(Ten Rules for Venture Capital Countries)在投资者和退出渠道的确认、相关概念的澄清、风险投资市场退出渠道的拓宽、投资行为更加简洁、规范、流畅等方面都有所改进。

对于风险投资机构来说,《风险投资国家十大规则》的出台使得投资行为更加简洁、规范和流畅。 以前,由于法律法规的不完善,风险投资在投资者的确认和退出渠道等许多地方都存在“模糊”的领域。

《风险投资国家十大规则》(Ten Rules for Venture Capital Countries)首先定义了风险投资和天使投资,即风险投资是指未上市成长型初创企业在建立或重建过程中的投资方式,不包括股票投资和债权投资。天使投资(Angel investment)是指除被投资企业的员工、其家庭成员及其直系亲属外,个人用自有资金直接开展的风险投资活动。“个人投资行为”的本质是明确界定的。

”明确风险投资和天使投资的概念,这将有效避免市场中各种概念和组织形式引起的市场混乱和政策不集中。 ”徐坤林说道

如何拓宽风险投资的市场退出渠道一直是风险投资行业关注的焦点之一。 深圳市风险投资协会执行副主席兼秘书长王守仁表示,多层次资本市场越发达,运营效率越高,风险投资发展越快,资本规模和投资企业数量不断增加。 当务之急是拓宽现金提取渠道,促进风险资本的良性循环。

据统计,在过去两年里,每年只有100多家企业在中小企业板和创业板上市。大量由风险投资投资的高成长性“独角兽”企业被挡在资本市场之外,这与当前大众创业和创新的发展要求相去甚远。 此外,股权转让制度定位不清导致交易清淡,三大资本市场缺乏有机的董事会转让机制导致市场隔离,客观上影响了“双创”战略的推进。

在新形势下,《风险投资国家十大规则》重申“进一步完善风险投资退出机制”,充分发挥现有市场的功能,疏通风险投资的市场退出渠道。重点是完善国家中小企业股权转让制度的交易机制,提高市场流动性。支持证券公司机构间私募产品报价服务系统和柜台市场开展直接融资业务;为鼓励通过并购等方式实现市场化退出,提出了四项具体的促进措施。

“完善风险投资退出机制是确保风险投资实现“投资、增值、退出和再投资”良性循环的必要保证,也是确保有限风险投资支持更多新成立企业的重要条件。 ”中国证监会私募股权监管部副主任刘建军强调

加快多学科培养

中国倡导发展母公司,鼓励各类投资者以适当方式参与风险投资,从源头上解决风险投资的资金来源问题。

从美国、以色列等全球风险投资发达经济体的成功实践来看,在风险投资生态系统中,发达的多元化风险投资主体是首要条件,但这方面是中国风险投资行业的短板。

青科研究所发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投资者结构仍以企业和个人为主,专业投资机构不到10%,尤其是母公司基金,它是全球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最大投资者,在中国刚刚起步,规模小,数量少。

"目前,中国母公司的资本规模不到总投资的5%,而外国的资本规模约为40% 史圣投资公司总裁张洋表示,在国务院文件《风险投资国家十大规则》中首次提出并倡导母公司基金的发展意义重大。

据报道,母公司基金作为向风险投资投入大量资金的最佳工具,早已被主流机构所忽视。 事实上,母基金作为一种配置工具,可以解决单个风险投资项目规模小、风险高的问题,有效克服风险投资行业的非系统性风险、行业风险、区域风险、阶段性风险和信息不对称风险。

张洋说,“风险投资国家十大规则”不仅鼓励各类基金投资母公司,还进一步鼓励风险投资引导基金投资于市场化的母公司。 可以预见,母公司基金在未来中国风险投资行业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国有企业如何参与风险投资一直是认知和实践的分野。 令人欣慰的是,《风险投资国家十大规则》不仅鼓励中央企业和国有企业进行风险投资或设立基金和母基金,而且在提出建立符合风险投资特点和发展规律的国有风险投资管理体系和评价激励机制方面取得突破,支持合格的国有风险投资企业进行混合所有制试点改革。

”在风险资本发展的早期阶段,私人资本经常受到风险资本的威胁。因此,鼓励国有资本适度参与风险投资,将成为中国培育多元化风险投资主体、多渠道拓宽风险投资资金来源的重要选择之一。 ”刘建军说道

不仅如此,《风险投资十大规则》还向银行、证券、保险、信托、基金等行业“敞开大门”,鼓励风险投资机构与各种金融机构合作,进一步降低商业保险基金进入风险投资行业的门槛 对此,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王能光表示,支持国有企业、保险公司、大学基金等具有风险承受能力的机构和个人等合格投资者参与风险投资,将从源头上解决风险投资的资金来源问题。

挤压泡沫为实体经济服务。

目前,一些短期投机助长了投资泡沫,扰乱了市场秩序 鼓励风险投资企业进行长期投资和价值投资,防范和化解投资估值“泡沫”可能带来的市场风险。

自1985年国务院批准成立中国第一家风险投资机构“中国新技术风险投资公司”以来,中国的风险投资已经走过了30年。 2015年,中国风险投资管理资本总额达到6653.3亿元,仅次于美国 这标志着中国风险投资的开始。

“如果风险投资过去更像是‘野蛮的增长’,今天它确实已经到了需要理性发展的转折点。” 中国国家投资高新技术产业投资公司前董事长李宝林表示,一方面,产业自身的筹资、投资和退出变得更加理性;另一方面,政策管理正在逐步成熟和完善。 然而,这种合理性和成熟性更多地体现在“十大风险投资国”坚持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基本原则上

目前,一些创业投资过分追逐短期利润,热衷于上市公司股票交易,这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投资泡沫,扰乱了市场秩序。 中国移动董事长兼总裁单象庄认为,短期投机会牺牲实体经济,提高创新和启动成本,进而影响新兴产业的发展。 风险投资的投资方向应该明确,不要炒股,也不要做所谓的“黄金控制”,而是要注重左手融资、右手投资、专业管理 ”山香庄说道

对此,《风险投资十条》明确指出,应引导风险投资企业和风险投资管理企业坚持价值投资理念,鼓励长期投资和价值投资,防范和化解投资估值“泡沫”可能带来的市场风险,积极应对新势头增长过程中对传统产业和行业可能产生的影响,妥善处理各种矛盾,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增强可持续性,为“真正的风险投资”营造投资环境

针对风险投资发展中存在的不合理、不健康的现象,如投资前期项目堆积、盲目跟风、估值过高、助长投资泡沫等,《风险投资国家十大规则》还特别强调为不从事产业投资、不从事上市公司股票交易、助长投资泡沫等扰乱市场秩序的风险投资企业建立盘活制度。

“这个系统实际上为风险投资公司的竞争提供了底线 当然,在企业债券发行、引导资金支持、政府项目对接、市场退出等方面,也对注重长期投资和价值投资的风险投资企业给予了必要的政策支持。 ”徐坤林说道 (记者顾阳)

平顶山%销售渗排水网板%本地现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