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工厂”正在转身

新华社北京2月3日电(记者王茜、熊阎正和叶谦)这是中国重要的制造业城市。“世界工厂”的名称在国内外广为人知。

这里诞生了全国第一批“三来一补”工厂。从那以后,中国经济一直与世界隔绝

在金融危机后转型的“痛苦”中,你能带头扭转局面吗?在低成本优势逐渐丧失后,外资“退潮”是大势所趋还是言过其实?未来世界工厂将为世界提供什么?考虑到这些问题,新华社记者来到广东省东莞市进行调查。

外资来了又去,实现了“优质齐飞”

在年底和年初,已经快午夜了,位于广深经济走廊中部的东莞市昌平镇仍有许多满载货物的大卡车呼啸而过。

这是一个从制造业开始的城市。

2015年,东莞国内生产总值增长8%左右,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进入“6000亿元俱乐部”。智能手机、电子元件、服装、鞋帽等产品的产量位居全国乃至世界前列。 “东莞交通堵塞,全球短缺”不仅仅是一个笑话

“世界工厂”标志的背后,占东莞外贸和工业增加值60%以上的外商投资企业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然而,像中国其他地区的外国公司一样,它们也面临着国内因素成本上升和经济转型升级带来的各种压力。 唯一的区别是这种“不适”可能来得更早。

“就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当我们访问这些企业时,我们发现订单下降了。因此,很难预测对外贸易。当时,内陆地区的出口通常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事实证明我们的判断是合理的。 ”当地政府商务部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正是因为这种在对外贸易和经济合作领域的“风向标”功能,东莞外资企业的风向标总能吸引外界的注意力,报纸上经常报道“破产潮”、“退市潮”等报道。

对此,东莞市商务局副局长方建波表示,东莞的一些外资企业已经关闭并向国外转移,尤其是一些受到特别关注的大型工厂如诺基亚东莞厂和联盛电子的关闭。 但是,无论是规模还是质量,都在正常范围内,没有所谓的“搬迁潮”

他向记者提供了一组数据:2015年东莞有362家外资企业倒闭并迁往国外,主要是中小型劳动密集型企业。 前三年,东莞关闭了569家、454家和434家外资企业

事实上,“破产”的最高峰发生在2008年,当时国际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东莞有857家外国企业倒闭并移居海外。 此后,关闭的企业数量逐年减少。

如果从更长的时间尺度来观察,就会发现企业在市场经济环境中“生”与“死”是正常的。 从1979年到2008年,东莞吸引了27,000多家外资企业,而2008年为12,000家。 这意味着,在国际金融危机之前,平均每年有500家企业按照市场规律自然消亡,占总数的4%至5%。 东莞作为“世界工厂”的地位已经逐渐积累了30多年 这里的产业链已经成熟,上游和下游相互配合默契。除了劳动力成本低之外,东南亚在产业成熟度、配套设施、基础设施等方面都无法挑战东莞。 ”中山大学港澳台研究中心副主任江林说

外资继续涌入东莞 2015年,东莞实际吸收外资53.2亿美元,增长17.5% 其中,外商对科学研究和技术产业的投资增加了135%,对金融业的投资增加了696%,服务业超过制造业成为“大赢家”

曹燕和东莞百联达卫生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燕是当地日本商会的副会长。 在他的印象中,东莞的一些日资企业这些年来来来往往,但总体情况没有明显变化。

虽然成本上升给许多企业带来压力,但上下游企业聚集、物流成本降低、分工细化等因素已经牢牢吸引了大量外资企业,并选择留在东莞。

曹燕和燕有自己的经历 为了开发亚洲市场,他的企业两年前考虑再建一家工厂。 曹振亲自带领团队访问了越南、印度尼西亚和其他东南亚国家。公司放弃了这个计划,决定每年将东莞工厂的生产能力扩大10%。

“虽然这些国家的土地和劳动力都很便宜,但工业配套设施不如东莞 例如,在越南,我们找不到适合这种卫生设备的包装材料。 然而,东莞有许多这样的工厂,它们的低价格和低质量可以满足各种要求。 “一个小包装盒展示了东莞完整产业链的优势

变革的总趋势是创新和解决困境。

在许多人的印象中,东莞是低端制造业的天堂。 “玩具城”、“家具城”和“鞋业制造中心”.这些标签代表了中国在过去30年中,在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和以发展加工贸易为主的外资相结合后所取得的显着成就。

然而,随着人口红利的逐渐减少,东莞早期在“孔雀东南飞”背景下形成的劳动力“萧条”效应逐渐丧失。 目前,东莞企业需要为一线普通工人支付每人每月3000-4000元,相当于缅甸、越南等地的2-3倍。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一批低附加值、低技术、高资源消耗的外资企业纷纷落幕,越来越多实力雄厚的企业不断成长,迎来新的生命周期。

龙昌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是改革开放后首批落户东莞的外资企业。 进入东莞昌平镇龙昌注塑车间,机器人正在努力工作。他们不断打开注射成型机的门,挑出刚刚成型的仍然很热的塑料玩具部件,并把它们送到传送带上。同时,他们把剩余的材料放入收集桶中重复使用。

”一只机械手可以代替一名分拣员,不仅准确性和稳定性高,而且避免了分拣过程中的烫伤事故。 该企业项目经理张力民表示,近年来市场的变化迫使企业“更换机器”,到2015年底,企业自动化率将达到40%左右。

除了依靠自动化提高生产效率之外,世界知名玩具制造商还与国内高校合作成立了智能技术研究所,进军智能机器人、物联网等高端科技领域,力争延伸到价值链的“微笑曲线”两端,颠覆机器轰鸣、尘土飞扬的制造企业刻板印象。

在提升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过程中,东莞也带来了融入全球尖端技术的机会。

近年来,东莞松山湖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聚集了一批中外创新技术企业。以工业机器人为发展方向的李群自动化就是其中之一。

2015年夏天,李群自动化自主开发的首条国产机器人月饼包装生产线投入生产。 由8个李群机器人组成的包装线可以实现分拣、包装、封口等多种技术。它每小时有数千个箱子,只需要4个人来监督整个过程。它节省了人力,大大减少了包装过程中的质量问题。

李群自动化总经理石金波表示,食品公司已经开始订购这种包装生产线。预计该公司工业机器人的销量将从2015年的约200台跃升至2016年的约1000台。

从手机和电脑到数控机床,从汽车零件到机器人和智能设备,东莞的制造业对低端生产能力(包括外资)产生了挤压效应。产业结构从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和资本并重的劳动密集型转变。加工制造业水平逐步提升。

竞争越来越激烈,提高了一个人的“磁力”

”从长远发展的角度来看,企业向综合成本较低的地方转移是一种发展规律。 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提高东莞的经营效率 “在东莞工作了20多年的荔湾鞋业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查克吉利斯(Chuck Gillis)说

Liwei的母公司美国布朗鞋业有100年的历史,是世界上最大的鞋类贸易公司之一。 近年来,东莞在全球布局中的角色一直在不断变化,最初专注于制造业,现在已成为布朗鞋业(Brown Shoes)全球最重要的设计和研究中心。

“几年前我们关闭了台湾办事处。意大利的设计部门只剩下20个人了,而东莞的公司正在不断扩张。现在超过600名员工来自14个国家和地区。 即便如此,吉利斯坦率地承认,在过去几十年里,企业已经从美国转移到台湾,然后转移到中国大陆,这也变得越来越昂贵。不排除他们将来会搬到东南亚去。

东莞人自己对未来吸引外资的比较优势的变化有着清晰的认识。

方建波说,从外部环境来看,美国等发达国家推动了再工业化,甚至组织团体到东莞“招商引资”。印度和其他国家有更多的劳动力。越南将受益于地区自由贸易协定的红利,这些新兴国家都在效仿中国引进外资的成功范例。 从内部来看,除了成本上升和利润吞噬,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东莞毗邻港澳的区位优势也在减弱。

然而,另一方面,东莞多年积累的巨大制造能力以及工业设施完备、投资环境良好、产业结构优化的条件,仍然对外商投资构成强大的吸引力。

在东莞市委书记徐建华看来,更重要的是,东莞培养了一批熟悉国际市场和国际规则的人才,并不断继承了敢于走在世界前列的老一辈人的“精神”。

因此,即使面对日益激烈的资本引进竞争,东莞市近年来也“加速升级”了资本引进,呈现出优质项目数量大、现有企业增资大、创新能力明显增强的局面。今年,东莞市还吸引了许多规模超过1亿美元的大型项目,包括总部经济和服务业。

统计数据显示,东莞外资企业增资扩产总额从2008年的17亿美元增加到2015年的42.9亿美元,平均增资项目规模增长2.9倍。 这表明企业仍然非常愿意扎根于东莞的发展。

徐建华表示,过去外资在东莞经济腾飞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未来利用外资仍然是东莞加快融入国际产业链、提升产业水平的重要途径。

在东莞接受采访时,记者对外国公司出现的“高科技”研发机构印象深刻。 “十二五”期间,东莞外资企业新增研发机构943家,增加国内发明专利1379项。

也有一些行业领袖关注R&D和创新,非常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很少出现在公众眼前。 一些专家认为,正是由于这些“隐形冠军”的不懈努力,东莞的现代工业才能保持竞争力。

“东莞的转型升级主要是产业转型升级 徐建华表示,在新一轮国际竞争中,东莞将坚持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两轮驱动”,实施“东莞制造业2025”战略,抢占智能制造业等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制高点。

惠州混凝土灌浆料(支持货到付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