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农民工“讨薪难”

新华社北京11月15日电(记者徐波、齐奚仲、范xi)随着年底的临近,农民工工资保护的情况如何?农民工在哪里很难拿到工资?解决农民工工资拖欠的最好办法是什么?当中国启动农民工工资支付专项检查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邱小平等相关人士就上述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老问题+新挑战,形势依然严峻

邱小平指出,农民工是我国产业工人的主体,为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依法保护农民工劳动报酬权益关系到经济社会发展、社会公平正义和维护社会稳定,是各级政府的重要职责。

近期,各地区积极完善防止和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长效机制。他们加紧努力解决拖欠工资这一悬而未决的问题,并取得了显着成果。今年前三季度,全国查处工资违法行为17.4万起,涉及农民工231.7万人,赔偿234.8亿元,同比分别下降8.8%、13%和9.3%

“在肯定成绩的同时,我们也必须清醒地看到,确保农民工工资支付的形势依然严峻。 ”邱小平坦率地说

一方面,旧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导致拖欠工资问题持续存在的深层次矛盾尚未消除,控制拖欠工资的制度和机制不健全,工程建设领域拖欠工资问题依然十分突出。

另一方面,新的挑战逐渐出现。 目前,中国经济发展已进入新常态。经济下行压力增加了。钢铁、煤炭等行业产能严重过剩。一些企业生产经营困难,进一步加大了解决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的难度。 随着年底和年初的到来,农民工工资保障形势依然严峻复杂。

原因复杂,建筑领域仍然是“重灾区”

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统计,2013年至2015年,全国查处的拖欠工资案件和金额80%以上属于工程建设领域,部分省份甚至达到90%以上。

”建设单位拖欠工资的问题大多是经济合同纠纷和劳动争议的结合,形成了一个长长的债务链,增加了解决拖欠工资的难度。 ”邱小平说

一些基层干部说,在工程建设领域,经常禁止挂靠承包、非法分包、多层次分包等问题。大量不合格的劳务分包公司甚至自然人(劳务承包商)组织农民工施工。建设单位与农民工之间形成了一条漫长的“债务链”,难以履行支付工资的主要责任。一旦资本链断裂或合同纠纷发生,处于福利链末端的农民工将很容易成为欠薪的直接受害者。

同时,目前拖欠工资的“非法成本”相对较低:根据现行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律法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只能责令拖欠工资的企业支付工资。如果他们未能在期限内这样做,他们将被责令支付到期金额的50%以上1倍以下。

用人单位被责令改正后拒不改正或拒不执行行政决定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也限于处以2000元至2万元的罚款。

除了少数涉嫌拒绝支付劳动报酬的案例外,欠薪企业的非法成本太低,无法起到威慑作用。

事实上,仍然有一些技术因素导致欠薪罪行持续存在。例如,维护权利的成本太高:完成一套“一次审判和两次审判”(一次劳动仲裁和两次法院判决)可能需要两年多的时间 许多地方建立了工资存款和“黑名单”等制度。从实践的角度来看,虽然有效果,但并不理想。

拒绝“潜规则”,允许农民工享受同等待遇。

从2016年11月15日到2017年春节,包括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在内的12个部门将联合组织对全国农民工工资支付情况的专项检查

通过专项检查,确保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取得显着成效,春节前拖欠农民工工资案件和拖欠工资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大幅减少。

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等专家认为,除了特别检查之外,关于欠薪的立法也应该加快。 鉴于目前拖欠工资的法律责任较低,应尽快出台《企业工资支付保障条例》,规范企业工资支付行为,提高工资支付保障措施的有效性,加大对企业克扣工资、拖欠工资等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

同时,《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的修订应适时启动,赋予劳动保障监察执法部门一定的行政强制措施,使其有权查询欠薪企业账户等资产,必要时予以冻结,以增强行政执法的执行力。

邱小平认为,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依法全额、按月支付工资。 1994年颁布实施的《劳动法》规定,工资应以货币形式每月支付给劳动者本人。 该法已实施20多年,但在建设项目等领域,仅按月支付生活费用,总分类账仍是根据项目进度或年底的“潜规则”。

“这实际上是将商业风险转移给劳动者 根据这一逻辑,所有制造企业都不能以产品没有售出或货款没有收回为由支付月工资。 ”邱小平说

沈阳建筑大学的刘雅晨教授说,开发单位和建筑商应该建立专门的工资支付账户,用于定期支付工资。责任单位应对责任单位进行监督,以便每月结算工资。 如果这一措施能够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即使拖欠工资,最多也只是一个月的工资。

天津:到2017年将建成200所校园足球特色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