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发大连!姐夫带小舅子及其同学去堤坝洗澡,一人不幸溺水身亡

   19:59:57 半岛晨报

  小舅子和俩初中同学外出碰到姐夫蓝某,

  于是让蓝某开车带他们溜达,

  有人提议去洗澡,

  没想到其中一名初中生溺水身亡 ...

  01姐夫带小舅子和俩同学洗澡

  一人溺水身亡

  小于、小芦、小牛均住在庄河市仙人洞镇冰峪村某屯,三人都是初中生,2017 年 8 月 20 日 12 时许,小芦和小于先后来到小牛家,之后三人结伴外出溜达,期间遇见小芦姐夫蓝某驾车路过,小芦便拦住蓝某并让其拉载三人溜达,三人上车后其中一人提议去冰峪沟洗澡。

  小于之前去过冰峪沟并为蓝某指路,在小于的指引下四人乘车来到冰峪大桥附近。当四人来到李洞村委会灌溉堤坝西侧时,想在此处洗澡,大连英纳河水上游乐有限公司(下称游乐公司)的工作人员见状便告知四人此处水深,不许洗澡。

  四人经劝阻后便离开并去往堤坝下游东侧洗澡,

  洗澡期间小于溺水,

  游乐公司工作人员和蓝某施救未果,

  蓝某拨打了报警电话,

  经周围村民和消防队员搜救,

  发现小于已溺水身亡。

  

  网络配图

  事发堤坝为东西走向,用于李洞村农业水田灌溉,游乐公司的漂流航道位于堤坝西侧。游乐公司和李洞村委会在现场附近设置了多处警示标志,分别标注为''禁止游泳''、''禁止跳跃!危险''、''水深危险''、''禁止野浴''等。

  02已尽到安全保障义务

  管理者和漂流经营者无责

  事发后,小于家属将蓝某、小芦、小牛以及李洞村委会、游乐公司起诉到法院,要求共同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合计 44 万余元。

  法院审理认为

  小于家属以坝体管理者和漂流经营者未采取安全防护措施为由向李洞村委会和游乐公司提出赔偿请求无事实依据;

  小于的溺水处并非在游乐公司漂流航道内或航道附近,受害人溺水处在堤坝下游的东侧,而漂流航道在堤坝西侧,即未在游乐公司的经营范围内。

  换言之,即使溺水处在其经营范围内,因其工作人员已经对小于等人进行了劝阻,且游乐公司和李洞村委会在案发现场周围设置了多处警示标志,二被告已经尽到了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

  小于作为初中学生,虽然属于限制行为能力人,但其已具备一定的分辨是非和保护自身安全的意识和能力,其受到的教育应该知道游泳具有危险性的常识,也应该知道设置警示标识的含义,应当预见到游泳可能导致的后果。

  综上,游乐公司和李洞村委会对本案损害后果的发生没有过错,不应承担本案的赔偿责任。

  小于与小牛、小芦均系未成年人,

  均属于限制行为能力人,

  因而小牛、小芦对小于

  没有法定的安全保护等监护职责,

  两人对小于的溺水没有过错。

  03法院认定蓝某承担 10% 责任

  赔偿学生家属 4.4 万余元

  蓝某在驾车拉载小于等三人过程中,当得知有人提议去洗澡时没有进行劝阻,反而将他们拉载至洗澡场所。其应当知道三人系未成年人,且应当预见到洗澡会发生危险的后果,因其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的主观状态,其对本案的损害后果存在过失,即存在过错;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蓝某作为成年人对小于等三人负有法定的保护责任,其拉载受害人洗澡的行为及未予劝阻的不作为行为违反法定义务;蓝某的不作为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存在客观关联。

  综上,蓝某的行为符合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此外,本案的发生还存在以下两方面原因:

  其一,小于作为限制行为能力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应当知道游泳具有危险性,其自身对本案的发生也存在过错;

  其二,监护人应当履行对小于的保护和教育的监护职责,案涉的损害后果与二原告疏于安全教育和管理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应当承担监护不力的责任。

  综上,本案系多因一果。综合考量上述各种原因的参与度,法院认为蓝某的责任较小,确定蓝某承担本案 10% 的赔偿责任为宜。

  庄河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

  蓝某赔偿小于家人经济损失 .5 元。

  蓝某提出上诉。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半岛晨报、39 度视频记者佟亮

  小舅子和俩初中同学外出碰到姐夫蓝某,

  于是让蓝某开车带他们溜达,

  有人提议去洗澡,

  没想到其中一名初中生溺水身亡 ...

  01姐夫带小舅子和俩同学洗澡

  一人溺水身亡

  小于、小芦、小牛均住在庄河市仙人洞镇冰峪村某屯,三人都是初中生,2017 年 8 月 20 日 12 时许,小芦和小于先后来到小牛家,之后三人结伴外出溜达,期间遇见小芦姐夫蓝某驾车路过,小芦便拦住蓝某并让其拉载三人溜达,三人上车后其中一人提议去冰峪沟洗澡。

  小于之前去过冰峪沟并为蓝某指路,在小于的指引下四人乘车来到冰峪大桥附近。当四人来到李洞村委会灌溉堤坝西侧时,想在此处洗澡,大连英纳河水上游乐有限公司(下称游乐公司)的工作人员见状便告知四人此处水深,不许洗澡。

  四人经劝阻后便离开并去往堤坝下游东侧洗澡,

  洗澡期间小于溺水,

  游乐公司工作人员和蓝某施救未果,

  蓝某拨打了报警电话,

  经周围村民和消防队员搜救,

  发现小于已溺水身亡。

  

  网络配图

  事发堤坝为东西走向,用于李洞村农业水田灌溉,游乐公司的漂流航道位于堤坝西侧。游乐公司和李洞村委会在现场附近设置了多处警示标志,分别标注为''禁止游泳''、''禁止跳跃!危险''、''水深危险''、''禁止野浴''等。

  02已尽到安全保障义务

  管理者和漂流经营者无责

  事发后,小于家属将蓝某、小芦、小牛以及李洞村委会、游乐公司起诉到法院,要求共同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合计 44 万余元。

  法院审理认为

  小于家属以坝体管理者和漂流经营者未采取安全防护措施为由向李洞村委会和游乐公司提出赔偿请求无事实依据;

  小于的溺水处并非在游乐公司漂流航道内或航道附近,受害人溺水处在堤坝下游的东侧,而漂流航道在堤坝西侧,即未在游乐公司的经营范围内。

  换言之,即使溺水处在其经营范围内,因其工作人员已经对小于等人进行了劝阻,且游乐公司和李洞村委会在案发现场周围设置了多处警示标志,二被告已经尽到了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

  小于作为初中学生,虽然属于限制行为能力人,但其已具备一定的分辨是非和保护自身安全的意识和能力,其受到的教育应该知道游泳具有危险性的常识,也应该知道设置警示标识的含义,应当预见到游泳可能导致的后果。

  综上,游乐公司和李洞村委会对本案损害后果的发生没有过错,不应承担本案的赔偿责任。

  小于与小牛、小芦均系未成年人,

  均属于限制行为能力人,

  因而小牛、小芦对小于

  没有法定的安全保护等监护职责,

  两人对小于的溺水没有过错。

  03法院认定蓝某承担 10% 责任

  赔偿学生家属 4.4 万余元

  蓝某在驾车拉载小于等三人过程中,当得知有人提议去洗澡时没有进行劝阻,反而将他们拉载至洗澡场所。其应当知道三人系未成年人,且应当预见到洗澡会发生危险的后果,因其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的主观状态,其对本案的损害后果存在过失,即存在过错;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蓝某作为成年人对小于等三人负有法定的保护责任,其拉载受害人洗澡的行为及未予劝阻的不作为行为违反法定义务;蓝某的不作为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存在客观关联。

  综上,蓝某的行为符合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此外,本案的发生还存在以下两方面原因:

  其一,小于作为限制行为能力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应当知道游泳具有危险性,其自身对本案的发生也存在过错;

  其二,监护人应当履行对小于的保护和教育的监护职责,案涉的损害后果与二原告疏于安全教育和管理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应当承担监护不力的责任。

  综上,本案系多因一果。综合考量上述各种原因的参与度,法院认为蓝某的责任较小,确定蓝某承担本案 10% 的赔偿责任为宜。

  庄河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

  蓝某赔偿小于家人经济损失 .5 元。

  蓝某提出上诉。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半岛晨报、39 度视频记者佟亮

达到当天最大量